首页 > 锐思研究 > 每周案例

锐思研究

每周案例—出现内鬼?富士康这下可能摊上大事了时间:2020-02-14

【案例回顾】

201912月底,网上有新闻报道称,一名台商X先生(化名)爆料,他的团队与富士康郑州厂高层合作两年多,在此期间一直以低价买进厂里原本应销毁的iPhone零组件瑕疵品,经简单加工后,再以原厂良品的名义转卖。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X先生的团队因此获利人民币3亿元。

2019年2月这名X先生与他合作多年的富士康郑州厂高层突然闹翻,回台后就开始各方“爆料”这名曾经的合作伙伴富士康“内鬼”。甚至在富士康母公司鸿海投诉未获回应后,X先生还直接给苹果公司CEO库克(Tim Cook)发送了电子邮件举报披露事件真相

X先生称,2016年7月到20192月,在这两年半里他与郑州富士康高层约定,每次有iPhone零组件瑕疵品需要交易时,都会事先安排X先生在郑州工厂看完货后下订单,隔天厂里“内鬼”会安排车辆将货送到双方约定的厂外某处隐密的民宅接货验货之后直接支付现金给工厂接头人,然后再将这些零组件卖给固定配合的盘商负责后续事宜

那这些瑕疵品到底从何而来?事实上,像郑州富士康这样的工厂,一般正常的报废比例约3%5%之间但是为了能有充足的“货源”,提高瑕疵品的数量,工厂的“内鬼”甚至会让工厂员工故意损坏良品,以此备足“存货”。iPhoneXR为例,相关零组件大多在富士康郑州厂组装,良率约93%,也就是有7%的不良品,这个比例高于一般的报废率3%-5%依规定,这些不良品应该被统一安排销毁,但X先生的合作伙伴,也就是这次富士康出的“内鬼”却有门路拿到未销毁的不良品,并将其弄出厂区,找到X先生这样的买家据不完全统计这些不合格的手机组件的流出导致苹果公司每年损失近30亿美元”。

看来富士康这次可能是摊上大事了。。。。。。

案例来源:

海峡网、第一财经网、AI财经社、新浪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53477220315909184&wfr=spider&for=pc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53486707136570513&wfr=spider&for=pc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53665827291075451&wfr=spider&for=pc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cn/2019-12-23/doc-iihnzhfz7703168.shtml

 

【问题分析】

郑州富士康的这则爆料若被证实,对富士康的打击自然不言而喻。但就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笔者认为至少有三个方面值得深入分析:不良品比例控制、不合格品报废、内部监督。

1、不合格品率标准设置偏高,且存在故意损坏良品行为

富士康产品不合格率标准设置高于一般平均水平,为良品故意损坏留有空间。比如案例中提到的iPhoneXR零件的不良品率达7%,对比正常生产的报废率3%至5%来看,存在偏高的可能性,而且还出现故意损坏良品来增加瑕疵品数量的行为。这反映郑州富士康对于生产过程的监管存在疏漏,特别是对于不规范的生产工艺未进行责任追究,未对员工故意损坏良品的行为进行处罚。同时,富士康也未有效统计生产数据,用生产数据验证不合格品率是否适当,及时发生不合格品率标准制定过高的问题。

笔者建议,郑州富士康应完善生产过程监督机制,对于监督过程应留有书面记录,质检部门应定期抽查生产视频,检查生产流程操作是否符合生产工艺,对于发现的问题要及时处理,并有通畅、有效的汇报反馈渠道。作为富士康母公司鸿海应该要求分子公司定期统计生产过程中各相关生产数据,及时上报,对于不良品率偏高的单位应定期、不定期进行检查,从而控制产品生产质量、控制不良品率、控制瑕疵品产生的“源头”。

2、不良品报废流程缺乏管控,出现越过废料处理商直接出售行为

不良品报废流程将涉及质检、出入库、仓库保管、不良品报废、财务做账等多个环节,此次批量流出不良品最可能的原因是报废流程中某个环节监管失效。一般而言,工厂正常的报废处理流程如下:

从新闻揭露的内容来看,主要疑惑在于本该送废料处理商报废的不良品零件是如何被批量带出工厂?笔者从正常的报废流程进行分析,认为可能有三种原因:其一,郑州富士康对于不良品入库管理缺乏监控,导致部分不良品未全部入库;其二,不良品出库可能缺乏审核机制,出库管理较为随意,或未严格履行相关审批手续即放行,导致不良品被批量运出;其三,不良品报废执行未有效监督,从而出现不良品未交由统一的废料处理商处理的情况。

笔者建议,郑州富士康需强化不合格品报废流程,规范制度操作流程,增加监控力度,形成多方牵制的管理模式,防止不良品的对外流出。同时对于不良品保管可以考虑专人专库保管,财务部定期与生产部核对不良品数量,不定期对仓库不良品进行抽盘,并形成盘点报告。对于不良品数量差异、不合理的出入库可要求内部监管部门介入调查。不断加大不良品报废处理程序的透明化,必要时向公众展示相关流程,主动接受公众的监督,保证不良品的实物“安全”。

3、内部监督体系薄弱,导致监守自盗行为层出不穷

近几年常有媒体报道富士康成品盗窃、报废电池再销售等负面新闻,所以富士康总部对分子公司的内部监督体系必然存在薄弱环节。一方面,富士康内部监督机构未能发现这些问题,说明公司的内部监督体系有待完善;另一方面,对于已发生的舞弊事件未能建立相应的控制措施以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也是公司内部监督体系不成熟的表现。

笔者建议,富士康公司应考虑构建完善的内部监督体系,特别是要强化对异地分子公司的督促和管控,从而使分子公司能受到总部的监督与约束,比如对于重要的分子公司外派人员名单中除了经营管理人员还应包括监督人员,使他们之间也能相互牵制、监督。此外,公司可建立关键岗位轮岗机制,避免管理人员长期负责某些领域而形成利益链条,不利于内部监督工作的开展。

【总结】

实施上,无论此次富士康内鬼事件是否被证实,本次新闻事件都会对富士康的地位造成极大威胁,也将对富士康未来的业绩造成较大冲击,若不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恐怕好景难长。所以,希望富士康能借本次的事件,加强生产监督,控制不良品率;规范不良品报废处理程序,增强客户对公司的信任;不断优化内部监督体系,完善分子公司管控,避免再给“内鬼”监守自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