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锐思研究 > 每周案例

锐思研究

每周案例—从伊利谣言案浅谈控制环境对高管舞弊的约束时间:2020-01-10

【案例回放】

2018年326日,刘成昆发表《出乌兰记——盘先生在美丽坚》、《出美丽坚记——盘先生回乌兰配合调查》,邹光祥同日在其公众号发文称“光祥财经获悉,潘刚已于近期回国,很快被有关部门带走并协助调查”,并在各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大量传播,导致与伊利公司相关的奶农、合作商、投资者以及企业员工发生恐慌。当日,伊利发布澄清公告称相关报道不实,但仍难以阻止谣言的继续传播,其股票市值较前一交易日缩水61亿元。

据了解,伊利前董事长郑俊怀于案发前曾主动约刘成昆在北京建外SOHO见面,并向其提供了谣言案文章中的相关信息。随后,邹光祥看到刘成昆的文章主动添加他的微信,并迅速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有关伊利及高层的不实内容。

同日,伊利分别在其官网、官方微博、官方微信上发布名为《常年屡遭破坏 伊利苦不堪言 被迫公开实名举报信 恳请彻查郑俊怀及其保护伞》的公开信,公开举报伊利前董事长郑俊怀,称其“索要巨额犯罪所得不成,动用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等人施压,长期造谣迫害伊利”。

根据伊利官方发布的举报信,郑俊怀及其背后保护伞于2004年合谋侵吞国有资产,将大量伊利资产变相转移,然而事情尚未成功时东窗事发,郑俊怀等诸多高管被抓。为了掩盖罪行,郑俊怀强行召开临时董事会罢免了对其进行质询的伊利独董俞伯伟。同时,他背后的保护伞为抹掉郑俊怀挪用2.4亿巨额公款等诸多涉嫌重大经济违法犯罪线索,选择了涉案金额较小的1650万予以6年有期徒刑的轻判;再通过假减刑,把郑俊怀的刑期减到3年半。在这3年半的刑期里,郑俊怀跟入住宾馆一般可自由出入,随便回家。郑俊怀出狱后起诉呼和浩特市政府索要非法资产,多次败诉转而施压伊利要求将非法转移出去的资产落实到他们名下,伊利坚决予以拒绝……至此,他们便开始疯狂打击报复,长期造谣、诋毁、迫害伊利及其高层。

案例摘引自:赛尼尔法务管理微信公众号:senior_rmWX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ODEzMjQwNQ==&mid=2651150119&idx=1&sn=3500933145e331d3098f5fbb7ed0a5e0&chksm=8b67bffdbc1036ebb77426babc9c68a8838cd4764542c10eefc01363377c2cf9240beac91efb&mpshare=1&scene=1&srcid=1026gaEbhhG6pokl6hgf3ZOz#rd


【案例分析】

伊利谣言案如同一个导火索影响了伊利的品牌形象,也严重扰乱了伊利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在此,笔者将从以下三个方面对伊利公司内部与外部的控制环境进行分析,揭示其对约束企业高管行为的意义。

一、    独董制度形同虚设,权力制衡与监督不足

当时任董事长郑俊怀等人违法挪用公款的丑闻败露,伊利的独立董事曾履行职责向郑俊怀等人发起质询,郑俊怀不但不依法履行上市公司规定,反而为了掩盖罪行,强行召开不合规定的临时董事会罢免了俞伯伟,引发了当年沸沸扬扬的独董风波

根据《企业内部控制应用指引解读》,企业应设立独立董事制度,且独立董事应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认真履行职责,维护公司整体利益。伊利虽然设立了独立董事,然而独立董事实际上并没有掌握其应有的话语权。比如,伊利前独立董事俞伯伟虽及时向郑俊怀等人发起质询,但质询未得到大股东的重视,结果不了了之。笔者认为,公司治理作为企业内部控制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有效制衡高管权力、约束高管行为,应强化独立董事的监督职能,建立完整的监督问责机制,要求针对独立董事提出的质疑都需发起独立审计,问责企业高管。

二、    高层串通挪用资金,企业文化环境恶劣

郑俊怀东窗事发时,不仅他自己被抓,伊利多名高层也纷纷被打落马下。事实上意图侵吞国有资产的并非只是郑俊怀个人,而是伊利高曾的多位前成员。高层串通舞弊的现象表明了当初伊利内部控制文化环境的重大不足,正是这种腐坏的企业文化导致了整个公司内控氛围的缺失。

企业文化奠定了公司管理内部控制环境的基调,影响公司经营的方方面面。董事、监事、经理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在企业文化建设中发挥主导和示范作用,带动整个团队共同营造积极向上的企业文化环境。然而伊利股份高层管理者非但未以身作则,营造良好的内部控制环境,还知法犯法:若伊利经常向员工灌输诚信正直的企业文化,又怎会出现多名高层集体道德沦丧?

三、    官商勾结践踏法律,监管机构执法不严

如伊利实名举报信所言,2.4亿元公款的犯罪事实足以让郑俊怀在监狱度过余生。然而,在强大的保护伞下,郑俊怀只就涉案金额较小的一项罪名进行了公开审判,并最终只是象征性地做出了6年有期徒刑的从轻判决。正是因为郑俊怀旧案没有得到及时彻底的处理,才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给伊利留下了无穷祸患。

所以,除了企业内部的控制环境,外部的内控环境也是公司正常经营的基础。如上案例所示,若外部法律环境不健康,司法机关选择性执法,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就会积患成疾,一旦爆发则会引发重大经济损失。虽然建立健全良好的法制环境更多需要政府的引导与投入,但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健康的法制环境也需要企业的主动维护。伊利不仅要在法律红线内开展经营活动,还应当积极推动良好法律环境的形成,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总结】

综上所述,为制衡高管权力,一方面企业可以通过健全独立董事监督机制、建立积极向上的企业文化,形成良好的内部控制环境奠定基础,另一方面,企业对外则应当遵守维护相关法律法规,同时积极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尽自己所能优化外部控制环境。从而,规范并约束企业高层的行为,促使其为企业的健康运营添砖加瓦。